????演剑场,九瀑布浩荡落下,将演剑场汇聚成一方水泽大界,周围青山翠绿,陡峭入天,一树如一山,一山如一界。

????水泽大界上,站满了来参加比剑大会的人,踏水而立,宿鱼儿也是里面的一员,正与所有人舞剑,道剑歌。

????“天地有正气,御剑天地间……”

????剑影不断,整齐划一,连带着御虚剑宗弟子,足有十万人。

????而瀑布顶端两侧,站满了长辈们,一个个小心翼翼找寻着自己的儿女、弟子等,可惜离得太远了,以他们的修为看不清,玄念更被御虚剑宗的护宗阵法压制,出不了身体太远。

????在演剑场最前方,有一小峰,峰顶有一屋子,为剑宗宗主卓宗光的闭关之所。

????屋内,卓宗光坐于竹椅上,在喝着一杯浓茶。

????“宗主,这石焱小儿太过于狂妄,我看还是设下陷阱,将他杀掉,我们御虚剑宗所有长老出手,加上有您坐镇,随石焱小儿来的人王,不如您修为高,定逃不掉。”御虚剑宗大长老眼疾手快给卓宗光蓄满茶水,义愤填膺的建议道。

????“你不懂。”卓宗光摇头。

????御虚剑宗大长老褶皱的老脸上满是疑惑。

????“人,要看得开本质。”卓宗光抿了口茶水道:“我要如此,你要如此,天下人都要如此,比如石焱就看得开,你却看不开,他没有要忆君的性命,就是给自己一条退路,也是给我一条退路。”

????“你要记住,非死仇下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

????大长老见卓宗光有不追究的意思,急声道:“可他杀了您外孙啊,三个只剩下一个,天赋最好的蔺元承都死了。”

????“水伯,你应该知晓,我本就没将他们看做是卓家人,否则我不会从小到大没见过他们一面,与小轮回人族有关者,都是孽种,不得善终,都不值得被培养,到头都是空。”卓宗光摇头叹息道:

????“那石焱也是小轮回人族,换做是你,在没有死仇的情况下,成为王境后有了三百年寿元,还会与一个只剩两年寿命,可令一名人王为他做事的疯狗为敌?见识吗?”

????“石焱有底气,他留了忆君的命,也看不上忆君对他的仇恨,和未来可能存在的报复,石焱现在的一切做事,绑架也罢,敛财也好,都是为了渡过小轮回,可即便渡过小轮回,也会失踪,再出现的概率很小,水伯你还不懂吗?”

????卓宗光有些口干,大长老是看着他长大的人,否则他不会说这么多。

????“可……”

????“是宿鱼儿那个小丫头找你了吧?她与蔺家某一公子走的很近,蔺家被灭,她怎会不来呢?”卓宗光见大长老还想说些什么,将不好拿出的话微微拿出一些。

????“您猜到了?”大长老讪讪一笑,宿鱼儿将她父亲的宝物偷出来不少,全部孝敬了他,指望他在卓宗光面前多撺掇一下。

????“我又不瞎,你身上有刚吃了御虚宗的御虚丹气息。”卓宗光疲倦扶额道:“好了,水伯你下去吧,监管一下比剑大会。”

????“等会石焱来,我怕宗主您一个人孤掌难鸣,不如让我……”大长老想要留下。

????“下去吧。”

????“是。”见卓宗光很坚决,大长老叹息一声离开。

????大长老离开后,卓宗光扶额低头的嘴角,微不可查掀起一抹弧度。

????御虚剑宗一处隐秘地,大长老神情漠然,取出一传音灵符,将所传话语纪录后,内劲渡入,自然焚无。

????演剑场上,秩序井然,在听从二长老所言,进行下一轮比试。

????“此为终试前最后一试,取三百人,再进行最后的比剑,得到三百排名,三百排名所得奖励分二十个阶梯,这二十个阶梯分别是……”二长老站于一处树顶,向下方宣读。

????大部分人对前面的奖赏不太在乎,凝神聆听第一名的奖励。

????传为能拜入御虚剑宗,成为宗主真传弟子!

????此乃天大的荣耀,人王弟子,别说丹铜州,就是江永郡,就是行在整个万界城都没有多少人敢招惹。

????终于,他们从二长老口中得到的确认,雀跃欢呼,携好友同来的,女的互拥,男的重重碰臂。

????“而此试,为剑念试,激发自己的最强剑招,不管灵术剑学,还是武道剑学,你们手中都有我们御虚剑宗下发的制式人兵,剑念与剑器会融为一体,到时候,弱的剑器会被强的剑器吸来撞碎,吞噬进化,最终出现三百柄地兵,这三百柄地兵的主人就是进入终试者……”二长老将规则讲出,传遍整座演剑场。

????“加油,一定是我。”宿鱼儿环扫一圈,身为战纹境一重灵修,比自己修为高者寥寥无几,她一定能成为三百人之一。

????而且,她御虚宗是御虚剑宗下属宗派,会很多御虚剑宗的招式,有先天优势。

????她虽已找了水伯,却还是不放心,她一定要亲自见卓宗光,她是从小被卓宗光看着长大的,定斩石焱。

????“开始。”

????在二长老一声令下后,所有人向天或向四周落下的瀑布出招。

????一时间,剑气四散,各种剑招交杂,互为冲突,在疯狂碰撞,水爆不断溅起,在半空中都形成了一团水汽,氤氲不散。

????宿鱼儿也在全力施剑。

????就在宿鱼儿兴奋察觉到,周围弱的剑器,开始向她手中的剑器飞来时,情况突变。

????天上有破空声现,旋即所有剑器,十万剑器脱手而出,向天穹飞去,密密麻麻如蝗虫飞空,形成了一场浩瀚剑爆,有如万剑归宗。

????“谁!哪个小辈在我御虚剑宗演剑场捣乱?”主持大比的二长老怒发冲冠,除了天穹,到处观望。

????“什么情况?我的剑!”

????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????……

????演剑场上,发懵对视后,所有人茫然抬头,半空中的氤氲水汽也被十万剑器冲碎,露出朗朗晴空。

????晴空上有一轮烈日,而烈日下方,有一团白云。

????他们依稀看到,白云上似人立着三个点,一黑一红一灰?

????不是点,那是三个人!

????而剑潮便是向黑衣人涌去。

????“咦?”上空,落下一道少年轻咦。

????咔擦,咔擦,咔擦!

????所有剑器撞在黑点,准确说是撞在黑衣人背后的大剑上,一时间,剑器破碎声不断,震耳发聩,令所有人难受捂耳。

????剑器破碎后,所有精华没入大剑,被大剑吞噬干净,至于渣滓,如一场夏雨,随暴风落下。

????人王剑心,万剑自朝!

????御虚剑宗的人们神情震撼,都忘了去躲。

????宿鱼儿仰头如视神只,喃喃出声,美眸中满是崇敬:

????“人王,一定是人王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qujiu.com/11_92868/628/